您好,欢迎来到洪式太极网!
洪式太极网
洪式太极网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感受太极 > 正文

走上擂台

作者:李驻军 来源: 日期:2016/9/3 0:51:53 人气:34 加入收藏  标签:

                                        李文达
   psb.webp.jpg
    李老师:“怎么样,和高手过招什么感觉?”
    我:“也没啥……”
    李老师:“你运气太好了,每次比赛第一场都和冠军打,下次谁跟你打谁准是冠军!文达,其实你打的挺好的,你就集训了几天,同专业运动员对抗而且还是这个级别的冠军,是你先得了两分,并让那个冠军赢的很费力,这已经很不简单了!”
    我笑而不语,心想:下次,我一定要跟自己打!
      psb.webp (1).jpg
    暂且,将时光倒流回半月前,仍是在李老师办公室里。
    李老师:“你现在体重是多少?”
    我:“65公斤,老师。”
    李老师:“哦,属于轻量级的!”
    我沉默不语,低下了头。
        psb.webp (2).jpg
    第二天中午,我拨通了李老师电话:“老师好,我想参加比赛,可以吗?”
    李老师:“'嗯!可以,不过报名已经截止了,我要和组委会的负责人联系一下,看能否追加报名……”
    我有些迫不及待:“老师,我有一种难以抑制的冲动,想去!”是的,似乎内心深处的烈火已经熊熊燃起,再也无法遏制。
        
    曾几何时,一位老友告诉我:“你太懂事了,乖的都让我心疼!”
    没错,出来上了四年大学,好多人还“怕”我舍不得吃会饿着……

有时候,我都有点恨自己的乖巧,乖的快要没了自己的存在。庆幸的是,我在不断修行心理学的同时,也有所觉察,这背后深藏着的极度的自卑,抑或是来自心底的没着没落的安全感。

都说打架是男孩子的本色!不过我从小不怎么打架,压根也不会打架,记得一年级时候被人打了,被挠的身上青一块紫一块的,竟然不会还手,憋了半天给出的理由是:怕把人打死了。惹得众人哭笑不得,只安慰我:赔得起,赔得起……我就一直这么省心,这么小心翼翼,几乎没点任性的时候,甚至觉得生气都是不应该的。所以,我多么渴望抛开本不属于这个年龄应有的成熟与稳重,多一点童真与激情,我多么渴望来一次彻彻底底地释放,去拥抱一个最为真实的自己,而再不用担忧将会失去些什么!
    近来,一位作家朋友说,因为找不到灵感,就去看电影,还专挑北京最好的几个电影院。别说,这钱花得真值,他还美其名曰“醉翁之意不在酒”!哈哈,而我又何尝不是,当我听从心的选择,走上擂台,展现一个男人作为他自己的本色!不管他是一只兔子,还是一只豹子!
    赛前对抗训练,不小心拉伤了右胳膊,以致不敢发力。
    接下来几天,竟有些懒散被动,士气低落了。
    正值某频道播放电视剧——康熙王朝之平定三藩,孝庄太皇太后训斥康熙帝:“大清国最大的敌人,不是那些叛军和太监,而是在你康熙的心里!你五脏俱焚,六神无主……要想打败吴三桂,你得先打败自己!”
    不禁心头一颤,我能否战胜内在的心魔?
    上擂台前,我在休息室如坐针毡,不经意间看到了一条短信:“生日快乐!祝心想事成,步步高升!”署名是爸妈。此情此景,我心里有些酸楚,默默收起了手机。我扪心自问:25岁,我在做些什么呢?
    终于来到擂台前,我抬头仰望,见那两组吊灯温暖而又欣慰,就譬如夜空中最亮的星,冥冥之中带给我神明的旨意。
  其实,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一个擂台,不全在赛场,而是在我们的心里。某种意义上,这就是每个人的专属,所以我们没有必要去证明什么,向任何人,除了自己。我问自己,为什么要走上这个擂台?我想,切切实实地感受到自己的存在,如此而已。

因为,只有在这里,我才可以尽情释放,或许,我会丢掉自己,也会找回自己!
    擂台上,裁判一声“开”,双方俨然成了两条疯狗,护齿打掉了,就拾起来接着干,真有一种“打脱牙,活血吞”的架势。诚然,在这里如何释放,一定程度上就映射出其内心到底有多么压抑和躁动。
    这让我想起,李小龙在《龙争虎斗》中,闯入一个全是立镜的空间时,他被扑朔迷离的表象所迷惑并陷入困境。危急时刻,李小龙记起少林师父的开悟:“不错,所谓敌人,只不过是一个幻影,而真正的敌人就藏身于其后,你如果能消灭幻影,即是能够消灭敌人的真身!”由此,李小龙打破立镜,使得对手无处藏身而战败。
    看着擂台上激战的竞技者,看着现实中苦苦挣扎而难以自拔人们,不禁令人唏嘘哀叹,我们面临的“藏身其后”的最大的敌人,不也是自己?那么,从这个视角出发,战胜自己,就意味着战胜了所有因之而生出的各种矛盾,也就能发现自我人生的实相。
    行文至此,映入眼睑的,是李老师的形象,一个太极拳界的顶尖高手,德高望重的太极名家。正如开头所讲,我能走上这个擂台,李老师起了关键作用,有了老师的鼓励和认可让我愈发自信。
    没错,这是个商业性的竞技赛事,既然是竞技体育,弄个名次总归是好的!想到这里,我不禁为自己的放肆而自责,假如真有一天,我自己也做教练或领队了,大抵是不甘心自己的学生如此任性地折腾。
    不过,话说回来,是要一场竞赛的胜利,要一个冠军,还是要一个更为健全的孩子,一个充满希望的未来,这着实值得思量一番。
    再回首,整个过程就譬如鹰类在四十岁时等待重生是一样的,向死而生。而我这次的绰号,正是“山鹰”。是的,我也需要逐渐地打掉身上的不合理的东西,当然也包括“所知障”,全身心投入酝酿,方能迎接下一个新生。
    当裁判宣告结束,我也该走下这擂台,无论我有多么不舍和留恋。幸好,我早已酣畅淋漓,又怎能一个“爽”字了得?而走下擂台的刹那间,我看见了一个天真无邪的孩童,正冲我笑着……

 

 

    更多>>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编辑推荐
    • 没有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