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洪式太极网!
洪式太极网
洪式太极网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信息 > 驻军动态 > 正文

执黑子,与浮生对弈

作者:柯一丁 来源:转载 日期:2016/5/30 14:39:22 人气:63 加入收藏  标签:

——观洪拳,识驻军

psb.jpg

 远眺---李驻军先生生活照

    太极拳存在很久了,久远得让人觉得像是个踟躇缓行的老人依在功夫这个墙根下晒太阳,习惯的在墙上蹭着似有还无的痒,安详的看着一只小猫在他身边逗着尾巴,时不时的会加入身边老友的絮叨。中国功夫一如呼啸山庄里的倾斜,瘦削的,倒向一边荆棘的枞树,它的繁华鼎盛即将成为老人悠远的回忆。但是洪式太极拳发芽了,它悄悄而顽强地破土而出,茁壮成长。那是一棵一挺立便饱受风雨洗礼的树,却依然遒劲苍翠。雍容大气的浪漫是它离根最近的树干,迅捷有效的击技是斜伸出的枝丫。

    洪式太极拳自有名字便是众说纷纭。拥戴者自是喜之爱之,反对者无非觉得它的存在打破了中规中矩的所谓武林规则。象个青春期的大男孩,他不断地勇敢而执着地挑战着权威。而这种挑战带来的活力让有些人惶恐不安,衍生出诸多的口诛笔伐。其实所谓的规则不外乎是个别头脑发达于常人的先贤思辨的精神结果,在这种结果没有得到有权判定其是否符合其需要的另一些人的肯定之前,多是一种争议之论,也就是不合规则。如一句“白马非马”挣扎了很多年才被认同,想要成为规则的一部分是要过程,时间和机遇的。遍布教条般规矩的生活中,有谁不想给自己的心放个假,让捆绑的脑子按自己的思路走一回?不要真的让中国功夫因为这僵化而教条的规则成为只在电影和武侠小说里存在的神话。而洪式太极拳无疑是一股扑面迩来的清风。

    像希斯克厉夫在白天经过那些树的时候会恨恨的啐几口,而在夜晚时可能会颓然的坐在树下。像亨德莱路过那树可能会面无表情熟视无睹,又像小卡瑟琳会在那树干渴的时候为它浇灌。虽然我们每个人心中的规则有很多的相似,但不同的人看待同一样的事物同样的人还是会选择用不同的心态去应对。怎么去看洪式太极拳,怎么去看李驻军,每个人也是都有自己的标准的。

    洪均生老先生曾说过:拳品以人品分高下。这话经典到了极致。真正的武者,人是拳的载体,拳给了人生命的底气。初见李驻军老师的洪拳,便是折服于那份雍容大气,是拳,亦是人。

  洪拳是从容的,驻军也是从容的。 

  因种种原因喜欢太极。识李驻军前便是见过论坛上铺天盖地的辩论,很好奇这个山东大汉到底何许人也,竟惹来如此多的口舌。认识艺痴斋主人的时候不知他便是李驻军,只知是个学历史的大学老师,常听人叫他平衡。经常神聊,从元好问的词到菏泽的牡丹,相谈甚欢,感觉就是个儒雅的学者,靠着椅背淡然地坐着,手指呈扇形不停的旋转着,眯着眼睛审视着一幅幅字画,安详地听别人絮絮的评论,间或补充几句,在他身上便是找到了“山中习静观朝觐,松下清斋折露葵”的雅趣。   

  时日长了,自也是聊到太极。也是因他那什么时候都不停成扇形旋转的手指。那时的他眼中不再单纯地有一份温和,更有一份热切。他如数家珍地谈着太极的历史,涉略的门派之多让我诧异,便是问起他的真实姓名。他朗声一笑:在下李驻军。不禁郝然,原来是李大师。他更是揶揄地大笑:大师?我只是个普通的习武人,大师都已仙去,或者还在庙里。闻言,心下暗暗赞许。 

  那夜,兴之所至,在学校的牡丹园中演示洪拳的套路。月华如水,牡丹如画,画中人每一式都浑然天成,更难得的是每一招都交融在一起,互相映衬、互相依托,互为因果、互为前提,各美其美,美美与共,便有了天地间的大美。看驻军打拳的时候,首先留意的不会是每一个分解动作,而是感受一个生命的律动。豁然惊觉,拳真的是有魂的,眼前这画中人便是他拳的魂。拳到了一定的境界,它便不是刻意地去练,刻意地去追求规则,而是人整个整体能量向外界的延伸。那份内心的沉静,让拳有了无欲无求的淡泊与超然;那份大气,让拳有了傲视万物的乐观与旷达。  

 洪拳的从容是融入了洪老先生历经沧桑,阅尽浮华,洗尽躁动后的返璞归真,是源自于他的文化修养,缘自于内心深处的豁达与乐观。所以洪拳中的沉静如水,而爆发时的瞬间晕眩被演绎到了极致。驻军的从容具备了一份无所畏惧的胆识,一种成竹在胸的镇静与洒脱。拳和人都沉静得无一丝涟漪。但凝重中一种必胜的信念,一种自信的威仪,却让观拳者感受到磅礴的气势和惊人的力量。

  洪拳亦佛亦道,驻军亦佛亦道。

  洪式拳的拳理源自儒家和道家,融合了儒家的中庸和道家的自然。洪先生的求真、精进、圆和的学术理念,自觉、觉他的行为实践,技法中的我守我疆其实就是佛家的思想的体现。开篇第一个式子金刚捣碓绝佳地体现了这一理念。

 洪均生老先生尊崇自律,自强,洪式拳也注重细节。拳中浪漫虚华的一面,有着深深的佛家的影子。  

 刹那芳华,常乐我净,在指天指地的寂寞里,佛的落英缤纷,更接近浪漫。佛的浪漫以时间为根基,三千万恒沙,一弹指六十瞬间。洪拳的浪漫也以时间为根基,在洪老先生誓把泉城变拳城的漫长实践中泅度时光。佛的一瞬,拳的永世助人,便是永恒与瞬间的完美融合。    道是严谨的,从羽衣雪肌的姑射仙人到后来在烂泥中打滚的庄周。洪先生就像一道月影,处处温和照拂世人,呼吸吐纳,在尘世的高处静坐。所以洪拳以若水的智慧,对生活,对武功广而容之,求索万物的律动。   

    这便说到驻军了。很难分清他身上哪方面特质更多。仿佛见他拾一枚长生的旧子,在松影下散漫地敲打,任身边柯烂,黄梁梦熟,无怨无悔。他必然地爱着他的拳,爱到痴迷,爱到疯狂。非入世,非出世,爱物爱己,低头惘然,抬头悠然,正是道者的面目。然他也是识幻而能守诚,赏花而不沾襟,便是佛亦会颌首而笑。   

 那就赞许他以精神为局,执黑子与浮生对弈,输赢无关乎天下,无关乎自己,但是关乎信念,关乎追求。   

 或者还关乎他的恩师,他的弟子,他的孩子。

洪拳的每一式干净利落,而每一式却也可以幻化出繁杂的延伸。驻军是单纯的,驻军有时候也是遐思万千。

    和驻军聊得最多的是他的恩师韩保礼老师。他说老师为人的忠厚,忆起老师在知道他要去学拳时亲自下厨子,不论多晚都会等他吃饭;他忆起老师手把手毫无保留地倾囊相授。说时嘴角微扬,依然充满着孩子般的幸福和满足。我没亲眼见过这个山东大汉在得知老师去世的消息时的号啕,他一路哭着,从飞机到汽车到老师身前,无法克制他的伤痛,无法克制他的眼泪。但我却见证了他在回忆韩老师时的哽咽难言和潸然泪下。缘同父子,情胜父子。韩老师的忠厚善良如同烙印,让驻军对自己的弟子也一如恩师与他。

    不管你爱不爱听,他最爱说他的学生。说教书的郭建伟,宫志伟那个小胖子;说那个黏糊在身边他视同己出的邢宏宇,说楞头楞脑又充满理想勤奋好学的王一志,焦胜立,张曦书,王贵锦……。说他视如珍宝的儿子。那种得意那种骄傲让你没法想象,其实在他们面前他不苟言笑甚至疾言厉色。

   我很疑惑于他的淡然和他的执着是如此矛盾。他很平静地告诉我生命需要等待。是的,从树起洪拳的旗帜。这个男子身上便是压上了常人所没有的担子。他可以不要这个压力的,以他的功夫他可以轻松地日进斗金。但他还是选择给自己压上了。或者终其一生心力未必有果,但是他说他不后悔。

    说得真好,生命需要等待。等待是一种充满生命活力的“零级动态”,它时刻准备着,随时都在等待着启动的信号。等待者永远醒着,这是一种充满生命张力的等待。生命既要发展就必须学会等待,两者的相辅相成,交替轮回,形成了生命特有的律动周期。源于生活的洪拳,那生命力也是如此地强悍。刚起步发展的洪拳,等待永远是一枝瞄向发展的满弓弦箭,时时屏息静听,侯望天命信号。它的等待凝聚着洪先生,韩老师,驻军那几代人的心血,在这份等待的过程中它储存了历史,也就必然会孕育着未来!

    行笔到此,心中突然很感叹造物主的神奇。把太多可能和不可能的一切和谐地捏合在一个人的身上。

    他有胸怀有担当有凛然的男子气,但有时也如孩子般捣蛋顽皮;他有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镇定自若 ,偶尔也会流露出紫罗兰般的羞怯;他经天纬地之才却见弃于外而寄情山水的淡然,但若哪个触犯了他的韩老师,他是一丝一毫都不会相容。

    他说他有遗憾。他一直希望可以随意放飞自己,但是他不能。是,他不能。成熟的生命,本就厚重的不是飞所能承受的。人因无知而无畏,也因种种的不成熟而变得身轻如燕。而真的成熟了就不能飞了。如一个旅行者在沙漠中的足迹不可能笔直,因为本就莫测的环境加之还有太多不测的天气。纵然前路莫测,纵使要放弃他所爱所许,他依然会笑着大步走下去

    生活没有彩排,每天都在现场直播。他不允许自己有太多的犹疑和懈怠。他喜欢在夜色中漫步。因为他喜欢这只属于他一个人的片刻宁静。因为他明白,所有艳羡的冷漠的,理解的不理解的目光中那双纯真才是他盼着的仙。夜风中拾落花一瓣。安知此刻,不是真实?

    在这个应该做结的位置,再看洪拳,再看驻军。不论是洪拳成就了驻军还是洪拳有幸拥有驻军。我能给的只有祝福。

  祝福洪拳是早晨的太阳和野风,是傍晚的月亮和露珠 。是我们能看到的高山流水,能听到的鸟语嫣然,能接触到的美丽的牧羊女,能再现的神话世界。我们该一起相信洪先生,韩老师,驻军们他们几代太极人为我们创造的永远是曾经和今后的真实。

    我们一起等待,等驻军那支从维兰德童话中飞出来的魔笛,激活武林的每一个白天和夜晚,像一个精神上的行者,走进生命的另一片风景里……

 


    更多>>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